且夜深路远,已望不见来途

小梦 2022年5月11日15:20:36日记评论343

好久没有写文章了,今天在知乎上回答了个问题,被喷的我都删答案了,夏虫不可语冰,但还是想写点什么。

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人摇旗呐喊大家一起掀翻这罪恶的时代,让我们一起打到地主土豪,将原本分配不均的资源布局重新规划,让我们站起来当家做主。

后来呢?张天师还是张天师,衍圣公还是衍圣公,农民还是农民。

不过呢?好在大家的生活受到经济发展的影响,也算是越来越好了,虽然资产格局没有任何变化,但是至少能看得出一些进步,虽然这些进步是必然的。

天下初定,遍地萎靡,于是开始了内部革命,十年的峥嵘革命,成功让那一批人懂了的沉默,乖巧,听话的好处,后来忽然有一天,一阵东风吹开漫天乌云,一缕缕阳光洒向大地,草更青了,叶更绿了,花更灿烂了,大家伙跟随时代的脚步离开自己拥有一亩三分地的家乡,去建设那个陌生的地方,经过了耗尽半生的劳作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名字,手中握着那几张象征身份的纸,大家都在欣喜着自己拿到了脱胎换骨的通行证。

可是这张通行证还没有捂热乎,突然间发现自己还要为孩子的未来再去付诸自己的后半生,一直到弥留之际才从那圣光之下看清那人的脸,如此慈祥,如此熟悉,却又那么陌生,原来你付诸一生,不过是成为了这片大地的养料。

待到来年春风过,大地又在酝酿着新芽,还是那样的翠绿,依旧那样的灿烂,只是大家匆匆而过,无人再去观赏这些美景,这时才知道即使你在翠绿几分,最后的结果也无非成为人们窗边的观赏植物,他们都在感叹着你光合作用的神奇,因为他们已经学会了呼吸。

我没有什么资格高谈阔论,也没有什么眼界去指点江山,更不敢前去妄论时政,只是单纯的想替老百姓说几句话。

我不知道是我的病了,还是怎么了,难道老百姓真的有错嘛?或许真的有吧,谁让他们不为自己辩解,谁让他们不为自己发声呢,谁叫他们软弱呢。

可是他们要怎么样发声呢?

他们几辈子都过着朝起暮息的日子,甚至都没有走出过村子,他们面对智能机甚至都无法搞懂,他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他们就单纯为了填饱肚子,他们就是单纯想为了儿女攒一些钱,他们在最原始的活着。

他们普遍文化不高,他们普遍没有当代大学生高薪白领的素质高,他们更无法融入当今社会的快节奏洪流。

所以他们成为了刁民,他们成了罪恶之源,他们成为了被抛弃的一代,他们被这个时代被这个网络被这些人上人无情的讽刺,挖苦,炒作。

他们甚至被欺负了,被剥夺了,连投诉都找不到大门开在哪里,他们看世界的渠道只有新闻联播和口口相传。

他们的渠道都已经如此闭塞了,可是你们其中一些从农村走出来的人都不愿意为农民发声,还在想着怎么脱离关系敬而远之,你们又还能指望本就与时代脱节太多的老百姓做什么呢。

他们没有任何平台去致他们的青春,他们也没有任何地方去展现他们的芳华,他们仅仅在拼尽全力的活着,仅此而已。

一条农业农村部表示要「全面排查各类毁麦情况,确保夏粮颗粒归仓」的消息,就足以戳中你们这些高大上人们的G点,疯狂输出你们学来的那一点点知识,大帽子一个一个往农民身上扣,来彰显你们的与众不同,眼光独到。

时不时拿出公贵买其鹿,一粮灭一国的历史来贬低农民的目光有多短浅,可你们在引经据典的时候想过百姓为啥要去抓鹿嘛?楚国没被灭的时候,他们是抓鹿的人,楚国被齐国干服了以后,他们还是抓鹿的人。

也对,毕竟你们出生便在罗马,又怎么会理解奔波之苦,贫穷之苦呢。

从今天来看,在规则模糊的环境下,只有具备了对规则说话的实力,才能得到规则的保护。

在对错标准模糊,申诉制度不全的时候,实力是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最可靠的手段,规则,正义,标准,制度大多时候众说纷谈,纸上谈兵,嘈杂错乱。

在一片模糊的混乱声中,大家听的不是以道理为支撑的谁旋律好,而是以实力为支撑的谁的嗓门大!

管理学中最高级的管理方法,就是从小就要教育手下听话懂事善良,一定不要告诉他会哭的孩子有糖吃。

而一旦有孩子学会了哭,那么就让我们以正义之名,抹杀他!

 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小梦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11日15:20:36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6151678.com/58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