贫穷有多可怕?

小梦 2021年11月25日16:15:00日记评论80
   2019年8月19日记
   下班回家的时候,我走到楼下,正逢雨小,想买个西瓜,顺便取个快递。
   老板正坐在柜台后面用电脑看视频,看见我来了,他抬了抬头。
   我说:"老板来个西瓜。"
   老板就朝着旁边正在做作业的女儿说:"去给挑个西瓜。"
   那小女孩乖巧地放下笔,带我走到水果摊前,在西瓜中打量一番,盯上一个,熟练地拍拍:"这个比较好,你要一个还是一半的?"
   我说:"就这个吧."
   女孩熟练地帮我称重。我付过钱,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随口问道:"你多大了?"
   "15岁了"
   "上初三了吧"
   "嗯"
   "初三不是都没有暑假作业了吗?"
   女孩没有接话,又坐回椅子上写作业去了.
   回家的路上我脑海突然浮现几句网络比较火的话 "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""你正在被同龄人超越"
   想了想突然觉得其实真正的差距,并不表现在努力不努力上,而是两个人付出了同样的努力,不必说结果,其中一个人的努力的内容,另一个人想象都想象不到。
   豪车、豪宅、奢侈品,只是贫富差距的结果。
   教育,则是贫富差距的分化器,是守卫贫富差距堡垒的护城河,里面填满了一具具奋力想要过河的枯骨。
   以前我总听家长说:"别输在起跑线上。"
   可纵使起跑迅猛,耐力持久,有些人与你根本不在同一条跑道上奔跑。
   我回头望了一眼超市里守在父亲旁边写作业的小姑娘,她很认真地低着头,身影那么单薄。
   没办法!出身决定了人的命运,也决定了一个人的思想,所以每个人都是哭着从娘胎里来的。
   这大概也是大部分人的想法,因为出身寒微,所以认命,但少有人反过来理解这个问题。
   教育的差距既是贫富差距真正的护城河,但同时也是拉近贫富差距最重要、最可靠的途径。
   这也是为什么每年的高考都能牵动那么多人的心,因为教育的公平才是最大的公平。
   我们这个时代远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,都更多地享有受教育的机会。
   新闻偶尔总会出一些刚考入大学但需要资助的寒门学子。
   他们大都来自西部或者贫困地区,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考出了惊人的分数,最终拿到了顶级名校的通知书。
   我一直在想,这些人现在看着虽然艰苦、寒碜甚至穷酸,但只要 10 多年的时间,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有机会进入大城市里的中坚层。
   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超越别的家庭几代人的积累,但在他们这一代已然改变了命运,也会改变家庭财富的原始格局。
   其实后来想想做作业的小姑娘并不悲哀,真正悲哀的是,她爸爸不愿意离开电脑,而让女儿应付顾客。
   贫穷是既定条件,没有选择,但一个家庭怎样对待和教育自己的孩子确是可以选择的。
   写到这里突然就联系到了贫穷,而此时的脑海里蹦出了另一个故事,就是被国人嗤之以鼻的《金瓶梅》.
   《金瓶梅》里有个叫常峙节的,是西门庆的结拜兄弟。
    他家穷,平日少不了西门庆接济。一天,他穷到没钱买米和交房租,去找西门庆借钱,结果没借到,他老婆对此不停埋怨。
    常峙节气不过,第二天又去找西门庆,这次西门庆借了他十几两碎银,还许诺迟点借钱给他买房。常峙节揣着银子归家。这时,书里对常氏夫妇的描写堪称一绝。
    他老婆先是破口大骂:你这个浑身没有一文钱的穷东西,只顾着自己出去吃香喝辣,留老婆在家饿了一天。等到被人赶出去,就算你不知臊,我也要被别人的口水淹死!
    常峙节静静听她骂完,轻轻把银子拿出来:这光闪闪的宝贝啊,你要是早点来,我就不用受这臭婆娘的气了。
    那妇人“喜得抢近前来,就想要在老公手里夺去”,嘴里笑嘻嘻地说:我的哥哥哟,你哪来的钱呀?哎呀,你生气了?难道我要你去挣钱买房错了吗?我都是为你好呀……
    见常峙节不说话,妇人就着急地哭了起来。
    常峙节终于有底气骂回去:你这个婆娘,又不会耕田又不会织布,凭什么埋怨我穷?
    妇人接着哭
    常峙节转念一想,如果我有钱就不理老婆了,传出去要被人家说我薄情。于是说:小傻瓜,我刚才都是逗你玩的,别哭了,我们想想这钱怎么花吧。
    然后,他们高高兴兴上街去,买米买肉,顺便花了一半银子买几身衣服。
    “当日妇人欢天喜地过了一日,埋怨的话都掉到东洋大海里去了。”
    他们明明穷得只剩下彼此了,眼睛却只看得见钱,耳朵也只听得见旁人的议论。
    ღღღ
    还是《金瓶梅》里,有个有夫之妇叫王六儿,被西门庆看上了,两人眉来眼去很快勾搭上,偷情自是水到渠成、家常便饭。
    王六儿的老公叫韩道国,有天他回到家,忽然发现老婆有了新衣服新首饰,他问哪来的。
    王六儿就把她和西门大官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韩道国,还说西门庆许诺会经常给她零花钱,给他们家买房子,还会给韩道国安排工作。
    韩道国一听,哎哟,不错哦,这简直就是天掉的馅饼,免费的午餐。
    于是他们喜滋滋地搬进了西门庆买的房子。从此韩道国夜出昼归,确保和西门庆错峰出行,充分保障王六儿和西门庆的独处时间。
    这件事情,他们的邻居都知道,却不敢大声议论,因为那人是西门大官人。
    后来,韩道国被西门庆派去外地做生意。又过了好几年,西门庆死了,韩道国和王六儿便携西门家一千两银子货款潜逃,连拜祭一下财主的意思都没有。
    他们两夫妻倒是情投意合的一对,齐心协力发家致富,管他枕边人是谁。
    ღღღ
    宋惠莲是西门庆家的厨娘,她的丈夫来旺是西门庆家的厨子。某天她穿着一身红袄紫裙引起西门庆的注意,很快两人勾搭在一起。
    每次偷情事后,西门庆都会打赏她一些小手绢、小头饰、稍好的布料,她很满足,因为这些她从未拥有过的实实在在的东西,正是她的人生追求。
    她原本可以和西门庆暗度陈仓更久,或许还有机会成为西门庆的第七个小妾,但她得意忘形,居然公然挑衅潘金莲。
    这个天真、愚蠢、贪图物欲、良心未泯的小妇人家,怎么可能斗得过心狠手辣的潘金莲。结果,潘金莲在西门庆耳边随便吹几句枕边风,宋惠莲的老公来旺便进了监狱,宋惠莲以为丈夫已死,含羞自缢身亡。
    欲望是条不归路。而贫穷,似乎让欲望也变得廉价。
    ღღღ
    潘金莲被卖到张大户家做丫鬟时,与张大户私通,被他老婆发现。张大户老婆大闹,逼着大户卖掉潘金莲
    张大户为了平定后宫,假意将潘金莲卖给武大郎,实则将他们安排在家附近,好方便与潘金莲继续私通。
    武大郎清楚潘金莲和张大户之间的勾当,但没有说破,因为他觉得白住着人家的房子不好意思,所以就由潘金莲代表他们武家表示谢意。
    他们这对和韩道国夫妇表面上看似一致,实质有差别:武氏夫妇没有一致的三观。韩道国、王六儿都追求钱财;潘金莲不在乎金钱,她志在释放情欲,武大郎呢,只是活着。
    后来张大户死了,他老婆又来驱赶武氏夫妇,武大郎一筹莫展,还是潘金莲做了主张,典当自己的首饰,买下几间房屋作为她和武大郎的家。
     一个大丈夫没钱没力就算了,但如果连护老婆周全的胆色都没有,也难怪潘金莲打心底瞧不起他。
    ღღღ
    李瓶儿死后,西门庆痛哭了几天。西门庆的贴身侍从玳安说,你们以为大官人哭的是李瓶儿?才不是,他哭的是钱。
    不管西门庆哭的是人还是钱,李瓶儿确实带着大笔财产嫁入西门家。而且西门庆发家是在李瓶儿入门之后,西门庆升官又是在李瓶儿生了官哥儿之后。
    所以,难怪西门庆对李瓶儿另眼相待,因为她不单真心待他、从来不向他嚼舌根,还肤白貌美,还有钱,还带给他好运。她满足了西门庆对女人的绝大部分想象。
    人的欲望总是很难填满。有爱的时候,想要很多很多钱。
    有钱的时候,又妄求很多很多爱。
    同时拥有很多钱和很多爱的时候,还想要很多很多情人。
    悲哀的是,有些人没有钱,也顾不上爱,将仅余的情欲摆上桌面明码标价,也只求换取一日三餐。
    金瓶梅里面的一幕幕那个放在今天不犹如亲见?
    在你不为贫穷所累时,
    你可以有试错的资本,一旦搞砸了,还可以关掉,还可以重来.
    你可以每天有大把时间,看点自己喜欢的书,了解一些“自由而无用”的知识,陶冶情操。
    你可以按照自己想法去拼搏去改变,每天起早贪黑,坚持着自己的想法。
    你可以去看看世界,饱览江山,去看那不一样的美好。
    你可以千方百计地创造机会和财富,提前谋划,成事在人,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
    你还可以做的还有很多,心多大,梦多大……
    当你深陷贫穷时,
    你才知道,每天都是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即会船毁人亡。
    你才知道,每天为生计挣扎之下学习成了奢望,因为没有时间。
    你才知道,有多么渴求子女帮你翻盘,尽管他们大多数时候会比你输的更惨。
    你才知道,那么多心中的枷锁与困惑解不开,哪还有自我的意志和独立的人格。
    你才知道,苦役多的做不完,再多的风景又有什么意义。
    你才知道,思维上都如同迷途羔羊四处乱撞,视野所限,纵然神仙下凡亦难矣哉
    你知道的,才是贫穷之苦的冰山一角……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小梦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5日16:15:00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6151678.com/21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